🍁墨子浅

废笔文。。_(´à½€`」 ∠)__

烂写手( _ _)ノ|壁

【黑久】꧁人偶重置꧂ 『贰』

※人偶重置并不是绿谷出久的重生,而是,绿谷出久一个处于绝望中渴望救赎的开始。。。

※处于绝望中的绿谷出久,又会是怎样的一个故事。。。

※不喜慎入!!! ※我没想到居然会有小天使喜欢我的文,真好ヾ(❀╹◡╹)ノ~

※后续啊~大概写得不太好_(´à½€`」 ∠)__ 如果能喜欢的话,那就太好了(◍˃̶ᗜ˂̶◍)✩





“他升到初三了,结果依旧没有认清现实啊!”

“是是认真的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了”

“你也应该正视相应的现实啊”

出久无神的走在街道上,身上散发着抑郁的气质,使路过他身边的人不禁加快脚步远离出久。

出久没有注意路人的行为,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。

“什么现实?!什么将来!这一切 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玩笑罢了!!什么个性啊!没个性又如何!以前没有的,现在又有了个性,这又算是什么。。。”

“碰!”一股热浪袭来,楼房破碎的声音打断了出久思路。

“em?这是刚才发生爆炸的地方!喂喂喂,习惯性的就过来了吗。”出久看着发生爆炸的商店街,不禁想到刚刚密林神威放弃他的一幕,一阵悲哀油然而生。。。

“忘了吧。再这样想下去,只不过会增加更多的悲伤而已。所以,忘了吧。。。但是,但是为什么我怎么那么想哭呢。。。”出久在心里对着自己说着,低着头,碎发挡住了发红的眼圈。

“喂喂喂,为什么英雄都站着不动啊”路人甲激动的喊到。

“不方便动手啊,听说有个初中生被对方抓住了”路人乙被路人甲喷了一脸口水,很无奈的擦了擦脸,说着。

“嗯?初中生?诶!咔酱!”出久的思路被打断,好奇的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颗黄色爆炸头和一个绿色的(史莱姆)液体个性的敌人。

爆豪痛苦的挣扎着,下意识往人群中的英雄看着,忽然看到前面一个绿色的海藻头。心里喊着:“为什么废久会在这里!!!(他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?!!!)「咔式关心」”

“这是刚刚的敌人!那家伙怎么会在这里?!欧鲁迈特?!被他逃了吗?难道说,那时候。。。”出久不知所措,手无意识的紧抓着衣服。

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。。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内心被歉意填满,出久感觉整个人好像陷入黑色的泥潭里,无法自拔。

“要赎罪!不能因为我的原因,让咔酱死去。但,我。。。连自己都救不了,又能凭什么去救别人呢?”心里有个声音告诉着出久,想冲出去的脚步慢慢的缩回来了。

仿佛有一个人影抱住了他,那个黑影在绿谷耳边轻轻的说到:“你看他们,他们明明是英雄现在却一动不动。看那边,放弃你的密林神威也在里面,他为了别人放弃了你,现在又是什么样子!再看看,一直欺负你的咔酱,如今又是什么样子!你,你又能做什么呢?!你只是一个连死都不敢的废物罢了!!!”

“废物!”

“不认清现实!”

“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吧!”

“你这个废物!凭什么和我站在同一赛场!”

“你也要认清相应的现实……”

“停下,快停下。求求你别说了,快停下来!”出久手抱着头,低着头,紧眯着双眼,脑子里不停的播放着他们对自己的说过话。

“呵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,错的,难道?是‘我’吗?”绿谷一只手抱着自己,一只手放在自己脸上。

“呵,这到底是算什么啊!”想到这里,出久表情缓和,手慢慢的放了下来,缓缓的睁开双眼,眼神空洞,整个人没了生气,像个精致的人偶一样。

出久缓缓抬起右手,对着敌人。

“啊啊啊啊,敌人飞起来了”路人甲式恐慌

“怎么回事,难道有新的敌人吗?”路人乙式惊慌

“难道说有新英雄来支援了?!”路人丙式惊喜

“彭!”敌人连带爆豪一起重重的摔到地上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爆豪感觉一阵疼痛,然后窒息的没有了,爆豪趴在地上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而,敌人因为一时被摔懵了,放开了爆豪,然后被出久逮到机会,摔来摔去。

没过多久,英雄们反应过来,迅速将爆豪带离,其他人立马围在敌人四周。

由于出久刚有了个性,没经过锻炼,没办法维持太久。看到敌人被围着,已经知道他的结局的出久,看了一眼爆豪,转身就走,消失在人群中。

而爆豪感觉到有人看他的时候,下意识望着出久所在的位置,那里早已没有那个绿色的海藻头了。

另一边,出久走在回家路上,心想:“等下回家,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我自杀过的事。”

“离雄英入学时间还有10个月,既然英雄都是这样的话。。。”

“‘英雄’好好期待吧。我送给你们的『Gift🎁』吧!”

“不过在此之前,要好好锻炼个性,我记得有个废弃的河滨公园,那里的确是个好地方!”

出久走着走,露出一个令人寒颤,诡异的笑容。心想:“英雄吗?在这个世界,果然还是不要存在的好。。。”

【黑久】꧁人偶重置꧂


※人偶重置并不是绿谷出久的重生,而是,绿谷出久一个处于绝望中渴望救赎的开始。。。
※处于绝望中的绿谷出久,又会是怎样的一个故事。。。
※(不喜慎入!!!)
※(如有雷同?纯属巧合!)
※总觉得小天使黑化需要步骤(◍˃̶ᗜ˂̶◍)✩



“认识一出生就是不公平的,这是年仅四岁的我便能认识到的社会现实。”

初中既是绿谷充满希望的时候,又是希望破灭的时刻。

上课老师宣布着大家的高中志愿,都是英雄志愿,大家欢呼起来。随着爆豪的要打败欧鲁迈特,成为最强英雄的发言。

“话说,绿谷的志愿也是雄英呢。”老师看着志愿,平淡的打破爆豪的宣言。

爆豪却僵住了笑容。

“不要注意我,不要在意我,不要看见我。”绿谷出久听到老师的话,看了爆豪的表情,和大家惊讶的表情,默默的用手手抱住自己,趴到桌子上,以为这样能隐藏自己的存在感。

全班静寂一瞬间后一阵爆笑。

“绿谷也是?他不可能吧!”

“他可是只靠念书好才进英雄科的。”

绿谷听到这句话着急的站起来反驳:“已经没有这种规定了!”

“废久!” 爆豪一脸凶狠放表情,一手爆破,对着出久过来。

“咔,咔酱!”(被欺负多年)熟悉爆豪打人的绿谷出久一脸恐慌,身体反射条件的向后躲,整个人摔在了地上,后脑勺狠狠撞到后黑板,反弹起来。

“好疼!”出久不禁眯起了双眼,手抱后脑勺。

爆豪突然站到出久面前,吓了出久一跳。被出久躲开,原本不爽的爆豪更是火中烧,开口就骂:“你别说是「弱小个性」根本就是「无个性」!你凭什么跟我站到同一个赛场!区区一个无个性!!!”

“我,不,不是的,小胜,我没有和你竞争的意思。。。这,这只是我从小的目标。而且,不试试看,怎么知道结果如何。。。”绿谷眼神暗了暗,突然鼓起勇气喊了这一句,此刻眼睛充满光,很坚定的看着爆豪。

“蛤!什么叫不试试看!你当那是纪念考试吗!”爆豪越来越生气,双手爆破,对着出久喊着。

“你说你能做什么!”

“明明这是个「无个性」”

面对小胜和同学们的嘲笑,讽刺。出久默默的低下了头。。。沉默着,心里无声的呐喊:
“「个性」真的...能决定一切吗?”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放学

出久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当要把笔记放进去时,爆豪走到出久的桌子前,抢走出久的笔记,挥来挥去,一脸不屑说:“废久,我的话还没有说完。”

“胜已,那是什么?”爆豪后面走过来两个人。

“喏。”爆豪停下挥动的手,出久想要拿回来却拿不到。

“为了将来而准备的英雄分析?真的假的。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关系,还给我!面对他们的嘲笑出久,或许已经习惯了,只是着急想要抢回笔记。而爆豪却一个爆破把它给扔出窗外。

“啊!”出久一脸不可思议加惊慌还有生气,举着双手颤动。

“一等线的顶级英雄。。。。。。所以我姑且提醒你一下,废久,你不能去考雄英。”爆豪说着,一只手对出久的肩膀用爆破,一脸和蔼?笑着威胁着出久。

出久生气得肩膀一抖一抖,又觉得肩膀疼面部有点扭曲。爆豪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。

“真是的,你好歹也反驳一下/”

“别刺激他了,怪可怜的。毕竟他还没有看清现实!”

每对俩人的嘲笑,出久内心失望痛苦喊着:“为什么?为什么!为什么我没有个性!为什么没个性就不能去雄英。为什么没个性要当英雄就认不清现实。为什么,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!!”

“哦,对了!如果你就那么想当英雄的话,我有个更有效的法,只要坚信自己下辈子一定有「个性」的话,然后从屋顶来个狗跃跳 。哈哈哈哈……”说着爆豪就笑了起来。

出久听了更气得回头瞪爆豪,结果被他一个爆破吓得怂了。心里特别对自己是个无个性的怨念,更多的则是对自己无能的厌恶。

“笨蛋,要是我真的跳楼的话,你这是教唆他人自杀。说话要经大脑!”出久生气的在楼下走,头不停转来转去,想找回被烧的笔记本。。。

最后在一个鱼塘里找到了烧焦的笔记本。。

出久看着水里烧黑的笔记本又想到爆豪说的话,头低下,刘海遮住了眼睛,肩膀一抖一抖的。缓缓的伸出右手捞起浸泡在水里的笔记。

“蠢鱼。你不是给你们吃的!这是我的笔记。啊!可恶。”

“滴答。滴答。”随着出久捞起笔记,几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到地上,然而天空却碧空如洗。。。

一一一一一一分一一一一一割一一一一一一

回家路上,绿谷(出久)看着路上的樱花树,不禁想起小时候想要当像欧鲁迈特一样可以救人的人,那无所畏惧的笑容让出久特别向往。

走到隧道前的 绿谷,握了握手,表情坚定,心想:“那时候我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吗!没错,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。哈哈哈哈……”为了给自己勇气,绿谷出久还特地学了欧鲁迈特的大笑。

“晃荡!”背后井盖飞起

听到这个声音,绿谷 有着特别不详的预感。

果然,绿谷 回过头一看,一只?绿色液体的敌人(史莱姆!??)。向他冲过来,液体充满着他的鼻腔和喉咙,手脚不停的挣扎,却毫无作用,唯独只感受到窒息的痛苦。。。

“好痛苦。”

“不要怕 我只是要夺走你的身体而已,冷静点 只会痛苦约45秒,很快就让你解脱。你抓不住我的,我是流动的,真是帮大忙了,你真是我的‘英雄’啊。”

“英雄?!谁来。谁来救救我啊!”绿谷 不停的试图抓出鼻腔的液体,内心渴望着有英雄的到来。

老天好像听到了 绿谷 的愿望,就这 绿谷 坚持不住的时候,欧鲁迈特救了他。绿谷 虽然很感谢他,但因为想要问欧鲁迈特问题,在欧鲁迈特要走的时候,抱住他的腿跟着他,结果欧鲁迈特找了一家公司,把 绿谷 放到那阳台上。

“吓死了。”绿谷 脆弱的用手支撑着地,第一次上天的他有点受不了,殊不知他以后还会有更多这样的经历。。。

“真是的,和楼下的人说一声,他们不会让你下去吧。我真的没时间了,先走了。”欧鲁迈特边走着,说着这句话,挥手跟出久告别。

“不,那个。。。”绿谷听了,立马起来,伸手要追欧鲁迈特。

“不,时间。”欧鲁迈特头也不回

“快!快问,问出那个问题。”绿谷在内心催着自己,就在要开口时,突然想起来妈妈的对不起,爆豪的骂无个性,别人的嘲笑。鼓起勇气,抱着最后仅存的一线希望问道:

“请问 没有个性也能成为英雄吗!?”

欧鲁迈特停住了脚步没回答

绿谷带着期待又问了一遍:“请问没有个性也能成为您一样的人吗!”内心十分渴望欧鲁迈特能说能。

突然,欧鲁迈特散发出白雾,瘪了下去。经过一番解释后,欧鲁迈特警告绿谷不要随便散发这个消息。

绿谷不敢想象,自己崇拜的英雄,自己最爱的无所畏惧的笑居然是自欺欺人。

“专家时时刻刻都要奋不顾身,「没有个性也能成为英雄」,这种话我实在是......说不出口啊”

当听到这句话时,绿谷知道,他。。。最后的仅存一丝希望『灰飞烟灭』了。

“成为警察是一种办法,虽然经常被人嘲笑是[接收敌人专员],但那也是一份了不起的工作。有梦想并不是一件坏事,但是你也得正视相应的现实啊,少年。”欧鲁迈特说着,走下了楼。

绿谷绝望的走到栏杆,仰望着碧蓝的天空,眼泪顺着脸颊流下。天空如此的美丽,而绿谷他却如此的痛苦。。。

“嘀。嘀。嘀。”绿谷,听到声音往下看,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,过往的人群。突然,想起了爆豪说的话。

“说不定。。。死了就不那么痛苦了。”绿谷想着这句话,迈开腿站了上去。

“啊!有人要跳楼!!”有人发现了绿谷,叫了起来。

绿谷并不知道地面的情况,只是绝望的往下倒。

“等等,孩子,别跳!”路过的密林神威听到话,立马赶过去救他。

“轰隆!”与此同时,市内发生大爆炸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,包括密林神威。

而密林神威在选择就一个人和救多人都情况下,选择救多人,而放弃绿谷。

密林神威的行为绿谷都看在眼里,绿谷不怪他。只是觉得多人的生命比起他,他又算什么呢?但,为什么内心还是想要被救呢?

绿谷想了想,发现自己活的好累,同学的嘲笑,校园暴力,他们的讽刺,仅存希望的破灭。

“错的不是我啊!是这个社会啊!”

绿谷想死,想一了百了的愿望更大了。

“出久。”绿谷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身影,绿色的头发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背影

“妈妈。”绿谷缓缓的睁开眼睛

“对啊,我死了,妈妈怎么办?她一定会很伤心。还有咔酱,我死了,说不定他一定也会伤心呢。。。说不定他会觉得我给他的人生留下了不完美的痕迹。”

“不行,我不能死!不能死!”想活着的想法充斥着绿谷的内心。

“碰!”

“嗯?我死了吗?为什么感觉不痛呢?”绿谷睁开双眼,看到天上的天空。站起来,发现自己还在半空。自己站脚下的居然是一小块浮起来的地面,四周漂浮着碎石。

“!这好像是。。。妈妈的万有引力。”

“蛤!这算什么啊!给了我绝望,如今又给了我希望。这算什么,哈哈哈哈……”绿谷低头,看着自己面前的双手,眼神失去了光,笑的是多么的绝望,多么的痛苦。

那个曾经笑的如光一样温暖的少年,如今是那么令人心疼。。。

〖凹凸世界〗论黑道是怎样追人的……

#有点崩。雷!慎入!有年龄设定,雷狮比安迷修大。(突然想看护妻狂魔雷狮)

#学院风(别问我为什么黑道还有学院风的,因为我会编不出来答案(理直气壮)_(•̀ω•́ 」∠)_)

#(´ðŸ‘‰ðŸ‘ˆ`)就是以前看了家教,现在回顾起来就有了这个脑洞了๑乛◡乛๑

#咳咳!注意了,咱们的口号是:搞事搞事,再搞事。(*/ω\*)

凹凸星   黑道学院  教室讲台上

安迷修看着这前面这前面一大堆黑社会状(本来就黑社会😎)的同学,正欲哭无泪T_T。

啊!你说老师呢?老师已经躲到门外了瑟瑟发抖去了(*╹▽╹*)

站在讲台上的安迷修,一脸悲催的回想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。

早上,安迷修朦胧的张开双眼,迷迷糊糊的起了床,摸着墙走到浴室,刚拿起牙刷沾牙膏。

(๑ʘ̅ д ʘ̅๑)!!! 就被安爸一把抓住肩膀,一脸懵逼的被带到沙发上。

还处于震惊自家老爸的速度怎么那么快,从三楼一下飙到一楼,而且,更重要的是,手上牙刷上的牙膏居然还没有掉下来的安迷修。

突然,安迷修感觉到有视线一直盯着他,不由自主的抬起头,才发现原来对面的沙发有一个人,小小的吃惊一下,然后开始打量着前面的人。

黑色的碎发随意飘扬,带着白色的头巾,上有一颗金色的五角星,虽然有点幼稚。漂亮的紫色眼睛里似装着星辰大海(感觉有点熟悉),好看的鼻子,有点坏笑的嘴。“这个人,真好看!”想到这里,安迷修低下头拍了拍自己感觉有点热的脸(感觉好像更红了)。

“噗嗤!”听到笑声的安迷修,抬起头看着前面的人

同样是在观察着安迷修的雷狮被安迷修的这个表情逗笑了,手抵着下巴。

雷狮心想:“安迷修是吗~∩_∩,整整10年啦!终于让我找到你了。”

“小安啊!这位是你的家庭教师雷狮。”安妈坐在旁边,手合着手,头上飘着小花,一脸欣慰的笑着说。

“是啊!小安也长大了,是时候该跟着家庭教师到黑道学院读书了。”安爸在另一旁,跟妈妈一样飘着小花笑道。

“我不是已经在上学吗?呃,黑道? . . . . . . .  黑道(๑ʘ̅ д ʘ̅๑)!!!”接受了这么多年的思想品德,道德,法律,政治……的安迷修超超超吃惊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“黑道!!我们家不是良好公民吗?!!Σ(っ °Ð” °;)っ”安迷修对着安妈安爸喊出来。

“誒!小安不知道吗?小安是黑道我们家族的继承人哦!”坑儿子的安爸拢着安妈的肩膀,一脸无良的笑着说。

“这种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啊!(▼ヘ▼#)”安迷修说着把手上的牙刷+牙刷上的牙膏扔了过去。(啊啦,安哥形象啊形象崩了。)

“嘛嘛,这种事一点也不重要啦!”接住了牙刷,本来想扔回去,结果某人的视线就这样盯过来,头上挂着冷汗的安爸默默的把牙刷放下。

“事不宜迟,我们快走吧!”雷狮说着,打了个响指。
快速进来两个人,一个扫把头,一个拖把头。架起安迷修就走旁边还跟着一个带着绿帽子的。

“那就,告辞了!ヾ ^_^♪。”心情很好的雷狮,跟着走起。

雷狮离开后……

“哎!是我老了还是现在的孩子太厉害了!?”安爸把他靠在安妈肩膀上,一脸受伤。

“嘛嘛!你以前也不是这样吗!”安妈^_^轻轻的拍了拍安爸。

安家有个古老的规定,你想要娶那里的人必须先把他们家最强的那位打败。安爸是入赘的(然而,安哥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他爸妈给卖了。。。真是可喜可贺啊!可喜可贺!(*^ワ^*))

安哥刚到学校,就被带去更衣室换校服。之后就被强行拉到班级,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因为太太太太太……太喜欢, @舟-九 太太画的猴热闹,还有手书。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然后,我就忍不住临摹下来了。

【雷安】天知道我父亲和爸爸的战斗力这么强,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?!

#假如雷安结婚又有孩子

#ooc

#这是关于感叹自己还能好好话着长大的孩子的自述

#“真”雷,慎入!

我叫雷康安,今年9岁,别看我的名字很平凡,但我真的特别喜欢,又很庆幸有这么一个平凡的名字!!!
至于为什么……当然是因为这个名字是我叔叔卡米尔起的(自豪(。◝ᴗ◜。))。哎!¯\_(ツ)_/¯  比起我那父亲(雷狮)给我起的雷大锤,和我爸爸(安迷修)给我起的安小马好多啦!!!
(手捂脸)据卡米尔叔叔说他们还为了用哪个名字大打出手,那时候抱着还是婴儿的我,是我父亲。不过当时双方都特别不理智,都忘了我的存在,结果我父亲说了一句:“卧槽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,安迷修想打架是不是!”就把我往上扔(ー_ー)!!!  
就在关键时刻我的叔叔卡米尔出现了,快速的接住离地还有一米的我,“大哥,大嫂。”浑身发着黑气的转过身的瞪着他们两个,然后雷狮和安迷修就不敢动了。我叔叔卡米尔眼神盯着他们,用着不容置疑的口气说着这句话:“孩子的名字我觉得还是让我来起吧!为了让他能在你们的摧残下  好好的活着就叫康安吧!”。这件事是我叔叔告诉我的。
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QAQ(双手抱膝)!感觉世间没有爱了,有这么扔“亲”儿子的吗!你们可真是我的“亲”父亲,“亲”爸爸啊( •̥́ ˍ •̀ू )!幸好卡米尔叔叔是爱我。◕‿◕。
不过卡米尔叔叔的话倒是灵验了“一半”,我真生活在他们的摧残下QAQ,你有见过在人妻爸爸出门时,发现儿子发烧时错把老鼠药给他吃的父亲吗!!!这个父亲到底是有多粗心!!他当时到底是怎么追上人妻爸爸的(幽怨)!!
幸好最后卡米尔叔叔救了我QAQ,这才是“亲”叔叔啊!不过看在事后父亲很着急的样子(误!他只是着急如果你死了怎么向安迷修交代),哎!我原谅他了(容易心软)。
听说我父亲还是挺浪漫的,当初对爸爸求婚时是直接买下一个岛,上面种满爸爸喜欢的花,那个岛还有许多萤火虫。先是带着爸爸到别的地方玩到晚上,再过来这个岛,单膝下跪求婚。妥妥的总裁套路啊!没想到我爸爸居然答应了Σ( ° △ °|||)︴,看着照片中父亲计划通的笑,为毛我感觉特别的不爽Ծ‸ Ô¾
我爸爸安迷修,虽然特别的人妻,但是,他生气起来非常可怕!爸爸曾经跟我说过他是什么道的传人,那时还小,以为他在骗我。
可是发生了一件事,让我改变对我家的想法。那时父亲惹得爸爸生气时,我才知道原来那些都不是骗人的。你见过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两把剑,又弄出来龙卷风吗?!你见过有人被卷进龙卷风,安然无恙还把它破了,拿着一个大锤子飞的人吗?!然后我父亲雷狮和爸爸安迷修肆无忌惮,完全不考虑还是一个平凡人的我,打了起来。
我受到了波及,被弹飞!撞上了过来看我,还带着甜食来给我的叔叔卡米尔,不过卡米尔接住我后,看着他们两人,叹了一口气,说:“大哥和大嫂,才安稳了这么几年不打架,这么现在又开始了!”然后冲上去劝架。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,回过神来想到:“原来家里那些全都不是人,是神!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(๑ʘ̅ д ʘ̅๑)!!!”

【雷安/微瑞金】论人鱼喜欢天神在一起的可能性!

安迷修是海底人鱼王国的一条普通的人鱼(安哥自认为)王子,平常经常帮助海里的鱼类,长得很漂亮,性格又温柔,如同绿宝石般的眼睛已经一下子就让人记住,是人鱼王国里最想嫁(娶)的的人鱼排名第一位。不过对于别的人鱼还有别的鱼的求婚安迷修都会委婉的拒绝。
比他小几岁的金曾经约他去看日出,他们坐在海中央的石礁静静的等着,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升起来,金满足的感叹到:“真漂亮啊!对了。◕‿◕。,安哥你明明有那么多喜欢你的人鱼,为什么你老是拒绝他们呢?明明可以交到那么多朋友(。☆ᴗ☆。)!”
“噗!”安迷修轻笑,转过头不再看着金,只是望着前方,眼神变得很温柔,勾起嘴角微笑,开口道:“金,实际上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“唉唉唉唉(๑ʘ̅ д ʘ̅๑)!!!!安哥有喜欢的人?!!!是谁?是人鱼还是人类?安哥,安哥你快说嘛!不要吊胃口!”金瞪大眼睛吃惊,撒娇的说道。
安迷修用手指触碰平静的大海,看着一点一点的波纹,说:“他……既不是人鱼,也不是人类。他而是一个天神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①初遇
雷狮无聊的躺在沙发上,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,嘴里一直念叨着:“啊!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……”打扰着旁边帮他工作的卡米尔,失去可以吃蛋糕的时间,卡米尔很不爽,无奈是自己的大哥,就去帮他了。
被雷狮摧残着耳朵的卡米尔慢慢失去耐心,头上闪着十字架,脸色发黑,全身散发着黑气,一把 把在桌上的文件扔到自家大哥雷狮的脸上,生气的对着雷狮喊着:“大哥!既然无聊就来工作啊!”
“哎呦!”雷狮拿开砸在自己脸上的文件,弟控的他又不舍得反击回去,再看了自己面前发着黑气的卡米尔说:“就是不想工作才无聊嘛!”
卡米尔忍着怒气说:“既然无聊就找点事做啊!”
雷狮站来起来,把文件放到桌子上,手碰到一份报纸,上面大大的写着:震惊!天神排名第二的格瑞大人居然有喜欢的人!————记者凯莉。还有一张拍得不太清楚的图片是格瑞和一条金发的人鱼。
雷狮突然兴趣就来了,把报纸那给卡米尔,露出搞事的笑容说:“没想到排名第二的格瑞居然有喜欢的人了,真有趣!决定了,叫上帕洛斯和佩利,我们去看看格瑞喜欢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!”说完,雷狮抓起沙发上的外套,潇洒的走出去。卡米尔跟着雷狮,用法力传着简讯给佩利和帕洛斯。
到达海边,雷狮,卡米尔,帕洛斯,佩利分头出发。雷狮在海上飞着,突然听到一阵歌声,不知不觉中就往歌声传来的方向过去,来到了一个海中央的无人小岛,跟着声音走到海边,看到一个人(雷狮还没有看到尾巴)坐在石礁唱歌,雷狮没有打扰安迷修,脚步轻轻的越走越靠近,看着前面人忍不住开口了:“喂!你……”  听到人的声音安迷修惊讶的回过头来,雷狮看到安迷修的脸,到嘴边的话停了下来。
绿宝石般漂亮的眼睛看着雷狮,精致的脸露出惊讶的表情,漂亮的褐色头发垂到有着光滑洁白的肌肤的肩膀,雷狮感觉自己的心脏不正常的加速跳动。
安迷修看着前面一动不动的人,仔细观察着雷狮,心想:“真奇怪天神怎么会来这里?还有为什么这个人怎么一动不动了?不过好像有一股紧盯着猎物的视线感觉真不好啊。”安迷修观察着雷狮,在看到雷狮的眼睛就被深深的吸引了,漂亮的紫色眼睛像装进星辰大海,整个人仿佛已经被眼睛吸进去了。回过神来的安迷修,对着雷狮一笑,然后转身跳入海里。
安迷修那一笑好像击中了雷狮的心脏,看到安迷修的尾巴才知道安迷修是人鱼的雷狮,勾起微笑说:“既然你已经带走了天神的心,那怎么可能放走你!”
而另一边,格瑞和金是一起长大的,金和秋都是天神与人鱼的混血儿,爸爸是天神,妈妈是人鱼,格瑞的父母和金的爸爸认识。不过格瑞和金,还有秋还没有认识了的时候,曾经有一次相遇,那时候格瑞第一次金,他和金都彼此喜欢上对方了,缘妙不可言。再后来他们的双亲因为保护他们,对抗恶魔而牺牲,他们就在一起生活了,每天能看到的场面就是金追着格瑞要跟他玩。而安迷修和金的第一次初遇,是在金找格瑞迷路的时候,安迷修出于好心送金回去,半路被在找金的格瑞以为安迷修要拐金,拔出烈斩以杀气相待。后来发现是个误会的他们就成为朋友了,金当安迷修是哥哥,格瑞是他的挚友,秋也挺喜欢有这样一个弟弟,安迷修也对他们很好。

【凹凸世界】额……!相传中秋吃月饼是传统习俗!

◆假如凹凸大赛里有举办中秋节活动的话……
☆假如这次活动还是丹尼尔举办的话……
★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……
♣来先给你个墨镜,以免被闪瞎!过程中千万别摘下来哦~
♢以下是来自某个萌萌哒裁判球的回忆 ↓

裁判球:╮(╯▽╰)╭,自从丹尼尔大人看到一本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书之后 →_→整个凹凸大赛就变了个样子……
那天,我去给丹尼尔大人送咖啡的时候,就看见丹尼尔大人坐在椅子上,手扶着下巴,眼神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,然后……
裁判球(◍•ᴗ•◍):“ 丹尼尔大人,你要的咖啡来了。”     “……”(没反应)
耐心( ’ - ’ * ):“丹尼尔大人!”   “……”(继续没反应
一只裁判球使出绝招(▼ヘ▼#):“丹尼尔大人!!!”
“啊!Σ( ° △ °|||)︴” 丹尼尔被吓了一跳,碰倒旁边的书,全部都掉到地上。然后转过头看到裁判球举着咖啡,觉得很抱歉,就马上接过裁判球手里的咖啡,放在桌子上。
裁判球捡起地上其中的一本书,拍了拍。看到了封面o_O,《如何好的度过节日》,裁判球又抬头看看丹尼尔,丹尼尔手上拿了一本《论追人的100法》,嗯!  裁判球懵(๑• . •๑)了。
“咳!咳!”丹尼尔立马收起手里的书。尴尬的咳了咳,反应过来的裁判球马上把书递给丹尼尔。
“这里不用你了,去忙你的事吧。”丹尼尔接过书,转了个身,快速的离开了。
据其他裁判球的描述,那时候丹尼尔走得很急,没看路,撞到了墙。

第二天早上,丹尼尔颁布了一个消息,就是中秋节到了,要举行一个活动,是要选手自己做月饼。全部选手都必须参加,否则就必须扣除所有积分,且不能使用原力,并发出一条追杀令,杀掉他(她)的人可以获得那个人原本的积分翻倍。所以没有一个人不参加。然而嘉德罗斯本来不情愿参加,就因为看到格瑞去参加,不想输给他所以去了。(祖玛,雷德松了一口气!)
刚刚来到凹凸大厅的裁判球觉得自己的电子眼可能坏掉了,因为在它眼前出现的是这么一个画面……
“格瑞,你给我站住,跟我打一场!”格瑞被嘉德罗斯追着,嘉德罗斯拿着祖玛和雷德和好的面团扔过去。格瑞一边躲,一边把自己和的扔过去,好好的比赛变成了追逐战。
另一边
“乖狗狗,好狗狗!”帕洛斯笑着,在那里逗着佩利。
“帕洛斯!我才不是狗!”佩利生气的喊回去。
卡米尔和埃米在旁边一脸幸福的吃着月饼。
雷狮把安迷修辛辛苦苦做的月饼给毁了,然后转身就跑。
“恶党!你给我站住!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姓安!”安迷修提着双刀去砍他。
“哦~不姓安!那以后就姓雷吧!”雷狮听到安迷修的话,轻笑,转身把安迷修抱住,用手抬起安迷修的头,强迫和他对视。
由于雷狮突然停下来,而刹不住脚的安迷修,就撞在雷狮怀里,被雷狮紧紧抱着,听着雷狮的调戏,渐渐脸红的安迷修。
突然,一块面团飞了过来,“彭”的一声砸中了雷狮的脑袋。雷狮顺着力道,亲到了安迷修的嘴。俩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,保持着接吻的姿势,好久!
安迷修瞪大眼睛,最先反应过来,马上推开雷狮,脸红得像一颗西红柿。用袖子用力的擦了擦嘴,嘴被擦红了。举起双刀,磨刀霍霍向雷狮:“去死吧!雷狮!”
看着安迷修擦嘴的整个过程,雷狮吞了吞口水,心想:“怎么那么色情,!刚刚不应该放开的!”然后看到安迷修提着刀砍过来,想都没想反抗,就跑了。
另一边
“不好!渣渣,小心!”嘉德罗斯扔向格瑞的面团有一块突然飞向金小天使。
“誒!”金小天使愣住了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“金!”格瑞看到了,尽自己全力跑向金那里,打算抱着他躲开。(注:是公主抱哦~)
结果被离金更近的神近耀给公主抱躲开了。
“啧!”看到金被别人抱着不爽的格瑞。
“你!快给本王放开渣渣!”嘉德罗斯看到后,觉得很不爽,因为金在别人怀里,想抢过来,就召唤出大罗神通棍,挥过去。嗯~,凹凸大厅毁了一半。
“凯莉,小心!”安莉洁用冰弄了一个保护屏,把凯莉护着。
“谢啦,本小姐最亲爱的柠檬!”凯莉抱着安莉洁,又蹭了蹭安莉洁的脸。
“祖玛!祖玛!你在哪?你没事吧!”不顾自己安危,着急着寻找祖玛的雷德。
“雷德……,我没事!”祖玛说着,躲过飞扑过来的雷德。
“小幻!”z天使(也就是紫堂幻的哥哥)把紫堂幻抱离现场。
“誒!哥哥!”听到是自己哥哥的声音,紫堂幻回抱着他。
“鬼狐大人,你没事吧?”莱娜打飞飞向鬼狐天冲的石头喊到。
“我没事!”鬼狐对莱娜摆了摆手。
“银爵!银爵!这种活动有什么好玩的!快来这里陪我玩!”侵入凹凸大赛的小黑洞,开了个空间把银爵带了进去。
“……唉!”银爵十分无语,并叹了口气。
目睹一切发生的裁判球站着风中凌乱着,心想:“凹凸大赛情侣满地,丹尼尔大人我什么时候可以请辞退去!”
至于为什么丹尼尔不来管呢?!那是因为人家丹尼尔忙着去追秋姐姐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算是全员向,标签那里写不下!)

中秋的月饼好吃不?

什么!闪瞎了!都已经警告过你们了过程中不能摘掉墨镜啦!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广告什么都是骗人的!!!

#学院向!!!
#突然脑洞之物,希望喜欢!
#不喜慎入!
#的确,广告什么都是骗人的!明明图片那么好看,实物却不一样,幽怨~
#你们要相信我,这真的是乙女文!!








每天过着平白无奇的生活的你,自从在一本看到杂志上看到关于凹凸学院的广告,就改变了。

那时候,正为上什么学校发愁着的你看到广告就感兴趣了,凹凸学院是一所封闭式学校,而且照片上的学校很漂亮,上面还写着:“上面说什么梦想啊!什么原力啊(你不知道是什么,就忽略了)!什么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啊!”虽然当时你认为那是靠努力一定可以完成梦想,就觉得很励志又觉得有趣,就撕下上面的报名表,写上了,按着地址寄过去,等了好久都没有收到入学通知书,原本以为没有希望被录取的你,就放弃想要报其他学校的时候,就收到了入学通知书。

“但”!这些全都不是重点啊!!!“重点”是你看到广告时,原本以为凹凸学院是个“很普通” “超级普通”“很和平”的学校,直到开学第一天你才知道。

“靠靠靠靠靠靠!!这学校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!!!广告什么都是骗人的!!!每天有课什么的,我能理解。但是!我不能理解的是,什么用原力和实力来争取毕业,什么实力排名。。。。说好的梦想呢?说好的愿望呢?这里明明只有一个喜欢有梦想的学生的校长!而且那校长身上还带着好多星星图案!!QAQ,校长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星星啊!?”你表面平静,内心mmp的吐槽着,自暴自弃坐在礼堂的椅子上看着上面讲着话的校长丹尼尔。

开学典礼结束后,你们要回到自己的宿舍,学校给你们今天时间认识学校,因为学校很大会迷路。几天后才开始上课,这期间你们可以自由分配,也可以去熟悉熟悉你们的原力。由于你不知道要去哪里领原力,就先去宿舍了。

你拖着自己的行李,看着宿舍门上贴着的分配表,看着看着着,终于找到你的名字了。“啊!在五楼,八室!”你说着,刚准备走时,就有人就拍了一下你的肩膀。

“?有什么事吗?”你转过头。看到一个黑色头发,头上带着一颗粉红色的星星,坐在一个粉红色月亮上,嘴里吃着棒棒糖,长的很可爱的女孩子。(我不管,凯莉姐姐宇宙第一可爱!)

“嗯!凯莉小姐也是五楼八室的,请多指教咯,室友~”凯莉拿出嘴里的棒棒糖,眼睛里闪过一丝玩味,对着你笑着。

“好可爱!”你想着点了一下头,还没有开口,凯莉就说:“既然是室友,那我就送你去五楼八室一程。” 接着不管你同不同意就抓起你坐在星月刃上,你抓着行李,凯莉带着你飞速的到上面,这速度简直比过山车还快。

“凯莉是吗?!我记住你了!!”你坐在星月刃上想到。

“本来以为很有趣!想逗逗她,没想到她居然没什么事!”凯莉看着你面无表情的样子心想。下一秒凯莉觉得她错了,因为你下来之后,就跑到厕所狂吐。

你狂吐之后扶着墙出来,“给!你没事吧!我就安莉洁,你叫我柠檬就好啦。”  你看着面前给你递过来一杯水的女孩子,她有着蓝色的头发上面还带着一片柠檬,穿着水手服,一脸担忧的看着你。

“谢谢!”你接过水,坐在床上一边喝着水,一边以幽怨的眼神盯着凯莉。凯莉被你这样看着傲娇的转过头说:“好了好了,是本小姐错了!本小姐没想到你会这么不适应。”

“我就是怎么不适应,真是对不起啦——。”你喊回去。

之后你们就聊起来了,当她们问你的原力是什么时,你就说你还没去取,。。。然后她们就拉着你去了。

然后。。。。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凯莉笑倒在地上。柠檬笑得虽然没有凯莉那么夸张,但还是笑到身体在发抖。

而你拿着一把红色雨伞,在风中凌乱。

然后猛地一下把雨伞摔到地上,悲愤的喊到:“哇!啊啊啊啊啊啊啊!为什么我的原力武器居然是一把雨伞啊!为什么!!QAQ”

“哈哈哈哈哈原力武器哈哈哈哈居然哈哈哈居然是把雨伞。”凯莉扶着你的肩膀,笑得快要摔倒。

“没事! 雨伞也挺好的。”柠檬安慰着你。可是柠檬你安慰人时不要用发抖的声音说出来更有说服力啊。

被摔到地上的雨伞:QAQ!我做错了什么!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知道有没有后续!(小声)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听说,今天是七夕哦~

#我说是“糖”!信不信由你(怎么可能,这明明是刀!!)
#ooc严重
#时代背景不单一
#人物瑞/安/雷/鬼
#撞梗应该不可能吧
#不喜欢的可以按左上角和退出

格瑞
#现代向
夜晚,你在阳台坐在椅子上,身上盖着被子,望着满满的星空心想:“今天明明是七夕,格瑞你什么时候回来和我团聚啊?” 你和格瑞是从大学就开始交往的,那时候是格瑞先跟你告白的,你还记得那时格瑞满脸通红的样子,每次想起你的嘴角就会勾起微笑,然而大学毕业以后,你们因为工作关系,每次相间的时间越来越短,有时一年只能见一次面,甚至见不到你,你们俩个既是标准的异地恋,又是现代版的牛郎和织女,但你觉得不辛苦,因为只要俩人还爱着对方,那就幸福了。想着想着那就睡着了,然而门铃响了,你把阳台门关了,听不到外面的声音。“咔嚓!”门开了,格瑞拿着钥匙走了进来,看见在阳台睡着的你,打开门,把你给公主抱起来。突如其来被抱的你,立马醒了过来,看到是格瑞,手环住他的脖子,抱着他。格瑞亲了下你的额头说:“抱歉!回来晚了!让你久等了!” 你突然惊醒,映入眼帘的是闪着星星的夜空,你呆呆看着夜空,流下了眼泪,带着哭腔喊着:“格瑞,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啊!我已经等你很久了!”


安迷修
#时空向
你在家过着休闲的生活,突然有一天,他的出现打破了前所未有的宁静,他说叫安迷修,是来自未来,是你未来的男朋友,你本来还不相信,可是安迷修的行为却让你的怀疑消失了,你不得不说安迷修真的很好,他了解你的爱好,了解你的习性,你被他照顾的无微不至,当你觉得老是他来做不好意思,想去帮忙时,安迷修总是会无奈摸着你头,笑着对你说:“小姐,想要帮忙是好事,不过这些事还是由我来做吧!好吗?”说完亲了一下你的额头,彭的一声,你的脸满是通红,你用手捂着脸,轻声说:“嗯。”然后安迷修突然抱住你,此时安迷修的内心是这样的:“哇!好可爱,好可爱,好可爱,脸红的小姐好可爱……”被无数个好可爱占领。这种生活一直到七夕,七夕你和安迷修来了个甜甜蜜蜜的约会。到了晚上,安迷修站在阳台望天上满满的星空,你走过去靠在他身边,安迷修手伸向星空,说:“小姐,你知道吗?我啊,快要走了!”你听到这件事吃惊的望着他,安迷修抱住你说:“对不起,在未来我没能保护好你!其实未来你感染了新型病毒,不治而亡,我受不了你的死去,所以偷了时空管理员的时空表,回到这里!”那时你才知道为什么你问安迷修你的未来是什么样的,安迷修老是转移话题了,不过这也为难安迷修了,让他这么正直的人去偷时空表,可想那时候他到底是有多“崩溃”!安迷修突然放开你,手放在你的肩膀,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却苦笑着说:“小姐要好好保重!我已经被时空管理员发现了,没办法再陪伴在你身边,即
使我不在你好好过下去。”你看着安迷修越来越隐形的
身体,就这样消失在星空中了。

雷狮
#青梅竹马向
你是一名宇宙警察,有一天你收到一份通缉令是雷狮海盗团的,让你去逮捕,当你看到这份通缉令脸都黑了,觉得十分胃疼。其实,是这样的,你和雷狮是青梅竹马,从小雷狮就爱搞事,经常恶作剧,身为青梅竹马的你经常给他收拾烂摊子。你紧紧地拽着这份通缉令,心想:“没想到雷狮竟然找到给他收拾烂摊子的人,真是心疼那几位船员啊!”然而不久之后,在一次抓捕雷狮海盗团时,你就感觉这个想法十分打自己的脸,因为雷狮海盗团是直接把烂摊子交给你们警察来的,雷狮在逃出去的时候看见了你,冲着你一笑,你觉得有视线盯着你,你看到雷狮冲你笑,就有不好的预感!果然预感是对的,你坐在房间里,看着最近身边多了许多关于雷狮海盗团的案子。突然门开了,是卡米尔,卡米尔看着你,拉低了帽子,说:“嫂子,够了!大哥早就已经死了,不要在看着大哥的档案了!”是的,雷狮早就死了,当时为了救你,身亡了!你不接受这个事实,经常翻着雷狮的档案。

鬼狐
#双杀手向
“棋子就应该当好我的棋子,搞什么背叛组织,乖乖把档案交出来!”鬼狐拿着枪指着你。

“不可能!”你一手抱着箱子,一手拿着枪对着他。

“彭!”  “彭!”

“可恶!” 枪声一过,鬼狐的手中弹了,然而射向你的子弹却擦肩而过,只是一点划伤而已。你看着鬼狐有点不舍,你还是拿着箱子跑了。

“彭!”   “彭!”  鬼狐又另一只手拿着枪,子弹打中你的双腿,让你跪下去,重重的摔倒在地下,箱子甩到了一边。

“不愧是最高级的特工,有点难缠。不过棋子还是棋子,只能是被利用。”鬼狐捂着胳膊,向你走过来,拿走箱子,头也不回走了。

那时候鬼狐可能不知道,你偷拿文件,背叛组织这一切通通是为了他,你喜欢他,而他却只是把你当成棋子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是糖我真没有骗你们,我只是没有告诉你们糖后面是刀子而已。

另外,鬼狐那篇不太会写,多多包涵。

祝你们七夕快乐!!!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台风来了

#有格/嘉/雷/安/金
#ooc我的,安哥我的,其他男神给你们
#是糖
#安哥是私心
#然而我这里真的在刮台风





格瑞
晚上格瑞在洗澡,你看着新闻,听着外面 呜 呜的风声和哗哗的雨声,从早上开始电视台已经在播放这个消息。突然,轰的一声巨响,闪电划过,家里一片漆黑。你被闪电的声音吓到,大声喊着:“啊!格瑞!!!” 在浴室里的格瑞听到声音,立马穿好衣服,因为眼前突然一黑,又听到你的尖叫,他着急得忘记了开门,撞到了门上。你听到彭的一声,向那里轻声问道:“格瑞,是你吗?”因为害怕所以你脑补了许多可怕的东西, “是,是我。”熟悉的声音响起来,格瑞紧紧抱住了你,说:“别怕,我在!” 虽然话不多,但是你还是很高兴,抱着格瑞,轻哼了一声:“嗯!”
————《虽然疼,但还是媳妇最重要》





嘉德罗斯
晚上,外面刮着大风,下着暴雨。你在客厅看着电视,嘉德罗斯坐在你旁边打着游戏,突然轰的一声,电跳掉了。周围一片漆黑,你闭起眼睛,几秒后张开,勉强可见,突然一个人影向你过来,扑到了你的怀里。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,回抱他。在你怀里的嘉德罗斯,抬起头,对着你认真的说:“渣渣,我是看见你害怕才过来的。”你无奈的回答他说:“是,是。” 然而在黑夜里,你没有看到他发红的脸。
————《嘉德罗斯好可爱,怎么办》《哼!渣渣,我才不是害怕》





雷狮
台风之夜,刮着猛烈的风,又是打雷,又是下雨。雷狮在你旁边看着手机,而你兴致勃勃的看着鬼片,你平常就喜欢这种。轰的一声停电了,你脑海里不禁想起鬼片的情节,突然一只手拍在你的肩膀上,你一僵慢慢的转头看过去,却看到一张白色的脸(其实是雷狮看手机的光照到他脸上),惨叫一声,你被吓到哭了起来,看到你哭了,雷狮慌张的抱住了你,安慰说:“是我,别怕!身为海盗的珍宝,哭了我可是会心疼的!”
————《糟!媳妇好可爱,好想亲亲抱抱举高高》




安迷修
你在房间里坐在床上玩手机,突然窗边一亮,轰的一声巨响,你吓得手机都掉到了,噔的一声停电了。你拿起手机,走出房间,边走边轻声的叫着安迷修的名字,结果没有人回答,安迷修是不会不回答你的,你以为安迷修出事了,想下楼去看看。还没有下楼,你就看到楼下发着橙色的光,还飘着奇怪的黑影,从下面传出来登登登的脚步声,你害怕的走到房间里,又被子盖好住全身,“小姐?”安迷修拿着蜡烛,看着床上盖成一团的你,“安迷修?”你听到声音,带着哭腔转过头去,看见安迷修。安迷修把蜡烛放下,来到你身边,抱住你说:“刚刚停电的时候,我想起楼下有蜡烛就下去了。对不起!让小姐一个人,在小姐需要我的时候没有马上赶过来。”安迷修突然放开你,手轻轻捧着你的脸,用手指轻轻擦掉你的眼泪,温柔的笑着轻声说道:“所以,小姐,原谅我好吗?”   “嗯。”你手抱住了安迷修,脸埋在他的怀里。
————《小姐,别怕有我呢》



金
你在床上看着电视,金在旁边陪着你。窗边一亮,轰的一声巨响,你们俩人打了个寒颤,眼前一片漆黑。电视机在黑时的声音,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。  “金,我害怕!”你抱住金,金回抱着你,说:“那,我们就一起害怕吧!”然后你们就依偎在一起。
————《媳妇好萌!可是媳妇我也害怕啊》